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原大地

一个喜欢思考和阅读者。儒雅。

 
 
 

日志

 
 

抓骗子纪实  

2013-01-23 16:54: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清明时节,住在北京的姑姑乘火车来天津给逝去多年的爷爷、奶奶扫墓,当年姑姑已经65岁了。

   当时天津站大修,临时将天津站移至月牙河车站。我虽然居住天津多年,当时对月牙河车站依然搞不清方位,上午姑姑下了车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告知一会就会到家。

   结果我们等到下午才看到姑姑疲惫不堪,满脸通红地回来。原来姑姑一下列车就遇到一个五十多岁的矮胖男子问路,姑姑答:“不知”。这时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有一个四十多岁穿黑皮夹克的瘦小男子搭话:“我也是到天津出差,外边有车来接,正好顺路,你们可以搭我们的车。”

    姑姑是一个节俭一生的人,听说顺路可以坐免费车,满心欢喜。于是三个人结伴而行,出了月牙河车站走了许久,到了塘口立交桥下,瘦小男子说你们在这等一下,我去叫车。男子匆匆走去,此时一个中年女子迎面走来,问矮胖男子说:“某某化工厂怎么走?男子问,去干什么。女人说推销化工产品。说着拿出一块口香糖一样的绿色小包装来说,这是最新产品。男人惊呼这东西极其贵重、难得,能不能卖我一些?女人不肯。男人尾随哀求,姑姑旁观,结果女人只得卖给男子一块,然后男人回身找姑姑说这批产品转手就可以挣钱,能不能借一些钱多买一点,利润两个人分成,姑姑心动,仍然抱有一份警惕说:“我没有钱,只有三百元。”男子说三百元也行,结果骗去三百元和一桶油。

    骗子扬长而去,姑姑才发觉上当。姑姑是一个老实一辈子的人,被骗之后极其难堪,那是一种被侮辱智商的难堪,在天津的一周里颓唐地沮丧多日。

   到了一周后返京的日子,我们一家人依然气愤难平,我对姑姑说:“今天一定将你送到火车上,顺便将骗子抓住,出这一口鸟气。”

   第二天,我们一行三人坐车到了月牙河火车站。父亲虽然已经七十三岁、一如往昔地精神矍铄,高大威猛,气宇轩昂地走在前面。我们首先到了火车站派出所对值班警察说:“我们今天抓骗子,抓到之后请你们配合一下。”警察明显不屑地说:“可以,不过你们不可以打他,打人就犯法了”。

我们走呀走,走了许久也没有走到塘口姑姑被骗的地点。我们三个人一商量觉得应该埋伏在姑姑和骗子相遇的地点,而不是被骗的地点。

   于是我们折返回月牙河车站,我们刚刚分站三个方位,形成一个扇形包围圈,一列火车开始进站,下车人流蜂拥而至如潮水一样浩浩荡荡地拥过我们面前。我们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熙熙攘攘、汹涌而来的人潮。

   一个等活的出租车司机凶狠地斥责我们站在他的车旁,我们屏息无声地挪到一株小树旁。

   此时那个矮胖骗子出现了,姑姑悄声对我说就是他,我说你再仔细地看好到底是不是?姑姑肯定地说就是他。还有那个瘦子也是,此时我和那个胖骗子四目相对,似乎引起了他的警觉,我们互相看着对方,良久我若无其事地将目光慢慢向他身后看去。胖子也就放松了警惕,追上一个中年女人的脚步搭讪。我意识到那是他的下一个目标。于是我开始向他的身后迂回,一边走着给一一零打电话,恰巧一个铁路警察端着一个水杯从我身边走过。我拉住他悄悄耳语:“那是一个骗子,我现在要捉住他,希望你配合一下。

他问骗了多少?

我说三百元。

警察轻蔑地嘁了一声。

我转过身以雷霆之势怒喝:“不许动!”

    骗子惊呆了,那个四十多岁的黑皮夹克,稍微一迟疑,缩颈低头窜了出去,我紧紧抓住矮胖子的领口,看着骗子说:“老实点,别找倒霉。”此时黑皮夹克正好窜到我的父亲面前,父亲一伸手将骗子紧紧按住,一直袖手旁观的警察这时说跟我走吧。路人此时已经将我们围堵地水泄不通。纷纷打听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骄傲地说:“这是一伙骗子。”

   我的手机适时地响起了铃声,由于我正在紧紧地揪住骗子,无法接听电话,我就对铁路警察说麻烦你替我接一下电话,电话是车站派出所值班警察打来的。

一会派出所的警车到了,将我们带到车站派出所值班室。派出所警察明显地业务素质低下,他不审问骗子,竟然当着两个骗子的面问我:“你叫什么名字,在那工作,居住地是哪里?我一下意识到,我怎么可以在骗子面前介绍我自己呢?于是我对警察说你先审问这两个人,警察可能已经意识到自己的笨拙,转过头去登记骗子,这时进来一个瘦小的老头报案,唐山人,已经七十多岁了刚刚被一伙骗子骗去九百元和一盒点心,和姑姑被骗如出一辙。

    另一个旁观的警察气愤的将老头递过来的口香糖一样包装的化工产品向骗子投掷过去,嘴里骂道:“一群王八蛋,你奶奶的。”警察对我说这是一群湖北天门的骗子,一个村子都干这个,天津已经发案许多起了。

    这个时候黑皮夹克依然强硬地说自己是来天津找弟弟的,不信你们可以给我们村长打电话查证。那个愚蠢的警察竟然真的拿着骗子给的电话号码去隔壁打电话核实去了。

    我们被警察分别叫往办公室做笔录,此时姑姑的火车票已经到时间了,只好改签延后。

    警察折腾了一会对我们说你们的案子已经转交给案发地塘口派出所,然后将我们开车送往塘口派出所。

   在塘口派出所等候许久,许多警察川流不息地来问案情,同样的经过我已经说过N次了,说的口干舌燥,疲惫不堪。我愤怒地想有这功夫完全可以将骗子一网打尽,可是繁琐的工作流程竟然将破案的机会白白流失。

    姑姑的火车票已经改签两次了,到了下午我们依然没完没了地被盘问,似乎我们才是嫌疑人。

     这时候又一个中年警察过来询问案情,经过近十个小时的折腾我已经失去了耐心,我轻描淡写地说我已经累了,你问他们吧。警察有些恼火说:“三百元根本无法立案,诈骗案的标准是五千元。”

    我说你们应该拿出破案的智慧来,把案子审清楚,一网打尽骗子不就够标准了。

     警察说,他们有一个时间的联系电话,如果到点骗子之间不联系,其他骗子就早跑了。

    果然我们走出派出所不久,骗子也就被释放了。后来天津继续发生类似的骗局。半年以后,今晚报上登出一桩消息,天津西站警察破获了一起同样的诈骗犯罪案。

    我给西站派出所打去电话,叙说半年前我就抓住同样的骗子,如果需要我去作证,我一定积极配合。

    答复是不需要。

    我实在无法说什么了。只是我以后再也不会去抓坏人了,因为我实在看不起尸位素餐低能弱智的某些人。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