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原大地

一个喜欢思考和阅读者。儒雅。

 
 
 

日志

 
 

十、朦胧的喜欢  

2012-11-24 17:05: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小学的第一天,有一个住在我们金店胡同口的小姑娘就到我家里来找我站路队,其他几个孩子都你推我搡挤挤挨挨着,抢先进了我们家。我们家那小小的屋子,一下子就挤满了吵闹的孩子。

只有她安静的背着手,倚靠在我家的门外。两只漂亮的像深潭一样墨黑的大眼睛忽闪闪的看着我。此时奶奶从外边回来,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俊俏的小女孩,奶奶问她:“你叫什么名字。”她羞涩的回答金萍,然后低下了好看的脸蛋。奶奶赞羡的用山西土话说:这孩子喜人的。我就注意的看了她一眼。她确实美丽非凡,像一颗鲜艳水灵的成熟苹果,嫩白、嫩红,俏丽的微笑着,露出两个秀气的酒窝。更加可爱的是她的性格,她总是文静的微笑,笑起来像鲜艳的水蜜桃,特别地好看。她从来没有大声的说过话。

椐说她们家出身不好,可是她们家有一个大院子,有许多的房子,房子在那个年代是非常稀有的。

后来中央芭蕾舞团来学校挑学员,一眼就看上了她的惊人美丽。考官问她:“你妈妈胖吗?她回答不胖!又问你爸爸胖吗?她低声回答:胖。她就这样被淘汰了。她的父亲确实胖的惊人,每天都站在我们必经的路口,手背在后边,大腹便便地无所事事。看见王伟就故意挑逗,而对于我就视而不见。

我和许多男孩子一样,喜欢漂亮的女孩,可是我有一个怪脾气,就是我越是喜欢的女孩,我越是离她远远的,就是不得以接触、也是一板正经、不苟言笑。相反,我和别的女孩子,或是年龄、相貌相差极大的女人,我就放的开。也可以开玩笑,我们根本不可能,也就不怕引起误会。

所以、我们很少说过话,在我的脑海里,她总是甜甜的微笑和哀怨的望着我的目光。同窗七年,我连她们家门都没有进去过。后来我转学去了河西的68中学,就很少看见她了,

一别就是20 年,90年代初,我在市郊的楼群里和她偶然相遇,蒙蒙细雨中,我远远的看见像她的身影,穿一件海蓝色的外套,款款向我走来。我竟然没有了熟悉的勇气,远远的绕开了她,转向我不去的小路。后来我用这件楼群间的邂逅。创作了散文《路遇》又写了一首诗《爱的困惑》:

“      从蒙蒙细雨中,    默默地、    走来了、     你和我。    那深深地     眸海里、  荡漾着     纯净的    秋波。  相视中的     一瞬,  你和我     都感到     彼此震颤的      脉搏。   就像那      飘洒的    旋律   轻吟着     深沉的   恋歌    哦!    你像那     皎洁的     明月      把爱的光辉     洒向我。    你是亭亭玉立的     白扬。    轻吻着   飘逸的     云朵。   你就是你,   静静流躺的   爱河      在梦中     你告诉我      忘掉吧     忘掉那     心心相印的      一刻。      原来    都曾有过、   难眠的饥渴。    我记得     巴金这样说过,       我知道    我本无福进天堂,   但你   为什么要给我     这样的希望。    就为那       会心的微笑。   相知的沉默     不约而同的       回眸。       哦!这恼人的期待,   爱的困惑 ·······。  

在《路遇》这篇散文的最后我写道:“我们沉浮在时光的海洋里,沉没在人世的喧嚣里。从此再没有机会见面,远离了那份友情和期待。彼此逐渐的淡忘了对方。偶然间、想起那俏丽的身影,也成了一团白白的雾。永久的留在记忆里,人总是这样,拥有时并不珍惜。失去后才倍感珍贵。蹉跎岁月里、留有人生中的诸多遗憾。

一晃又是几年过去了,我们竟在这里不期而遇。我从慌乱中摆脱出来,望着从远方慢慢走来的她。

在那漆黑如墨的眸海里,如一颗明亮的流星从天际划过,那份淡淡的微笑,已换成凝霜般的冷漠。

我感到、我们已不是从前的我们了。岁月的风霜、已改变了我们许多。我们互相扫视了对方,如陌生的路人,慢慢地擦肩而过。

此时,在我的脑海里,又想起了那声清脆的再见,如同空谷回音,一声声远去。

随之而来的雨雾,填塞了空空的山谷。我四顾茫然,如坠冰海。怅然地寻找那熟悉的身影。走去的她,竟缓缓地转过了头来,快速的扫视了我,又缓缓的走去,消逝在近郊的楼群里。那凝霜般的眼神,令我想了许多。

我痛悔自己,失去了往日的潇洒,增添了今日的冷漠。竟在时光的海洋里随波逐流。浪迹天涯中,错过了人生中的许多美好。唉!人呐,人!”

1998年我哥哥在总医院住院。我在那里陪床,看见了她的哥哥,依然是她父亲般的伟岸身躯向我走来,他也是我们的校友、街坊。我们聊了几句。我知道当年那个美丽的小女孩,已经四十多岁了。临走的时候,她哥哥说:她已经下岗了。后来我多少次在梦里见过她,只是从来没有说过话。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