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原大地

一个喜欢思考和阅读者。儒雅。

 
 
 

日志

 
 

长篇纪实文学三十一、向往幽静的生活  

2011-10-05 11:53: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电工班有一个配电站,在连队和司令部之间的大山里,他是一组孤临的建筑,坐落在半山腰上。周围的山上是秘密的树林,只有一条山间小路通向那里,是一个非常幽静美丽的所在,秋天你可以听到树叶飘洒落地的声音。冬天你可以隔着窗户,观望在雪地里跳来跳去的松鼠和麻雀觅食。

   除了风的吹过,你可以听见自己呼吸的声音,我们每隔三个月换一次班,轮流驻守在这里,我喜欢这里的森林和静谧,一如我诗里的意境。

     只是,在这里吃饭,要到一公里外的山下,一号士兵灶去吃,那里的伙食更加粗劣,每天都是高粱米。

在这里值班,可以不出早操,可以不参加施工,可以不站岗,可以自由自在的干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夜里不站岗,对于士兵来说就是享受,就是能睡一个安稳觉。

     在部队都知道这样一句话,当兵不当司务长,放哨不站二班岗。当司务长,每天的吃饭要操持,麻烦事情特别多。

    站第一班岗是最幸运的,只是比别人晚睡二个小时。最后一斑岗也不过比别人早起二个小时,部队每天9:00睡觉,早5:00起床。

     如果是二班岗,就要在刚刚睡下的11:00起床站二个小时岗,半夜二点再睡,睡不到三个小时又起床出早操,施工,劳动,开始忙碌的一天。这就太辛苦了,一般是轮着排班,轮到了谁,谁就这样。一个连队总要在一个星期轮到一回。

    年轻的士兵,只有十八九岁,二十多岁,夜里犯困,隆冬的寒风里,抱着钢枪,倚在墙上眯瞪一会也是常有的事情。有一个部队的领导夜里查岗,被迷糊的士兵打了一枪,我们接到通报,对这个事情有了警惕。所以到配电站值班,不用站岗是非常高兴的。

    这一年的冬天,我们接到一个通报,一个苏联间谍失去我国安全部门的控制,流窜到我们这一带,什么长相,什么衣着,都很明确,我们一下子紧张起来。既怕间谍的袭击,又想捉到立功。几天过去了。没有任何动静。现在想起来,这可能是领导对我们部队的考验和演习。哪有那么多的间谍,时常让军队紧张一下,也是必要的。

    这一年我又被派到部队的生产队去劳动,生产队主要是种菜和酿酒。生产队也是一个连的编制,有几个军官和士兵做管理。

    这时候警卫连的副连长张嘉陵调到了生产队当副队长。我们关系密切,经常在一起劳动,在他的影响下我的读书生活又进入一个阶段,甚至通宿不眠,贪婪的阅读中国通史,红楼梦。尼克松传,日本政府的结构。哲学词典,甚至周汝昌,胡适的红学研究。

     生产队有一个张大爷,当年已经70多岁了,是一个不知疲倦的老人。只要看见他,都是在部队的菜地里忙碌,部队每月给他30 多元的工资。老人瘦瘦的,典型的中国农民形象,我们跟在他后面锄地的时候,老人总是一边干活一边说话,我当时正在热恋,他就告诉我们,找媳妇要看她的母亲什么样。母亲什么脾气什么习惯,女儿就什么脾气什么习惯,男人同样如此,,至于和媳妇相处,就要看她怎么对待她自己的哥哥弟弟。她现在怎么对待他们,将来就会怎么对待你。

    奇怪的是张大爷有一个传说中的情人,在我们来看,这是根本不可想象的事情,他毕竟已经70多岁了,这就有点可笑和新奇的成分。我们尊敬老人,也有点和老人玩笑,老人不置可否,充耳不闻。不久的一个下午,我们看到一个山里的农妇有四五十岁的样子,走进了张大爷的小屋,估计是给老人洗洗涮涮,老人给了几个钱,农妇满意的走了。我们有些担心老人是不是被骗,也许老人需要情感的温暖,30 多元的工资在深山里足可以称得上当年的大款,一个孤苦伶仃的老人我想是可以理解的。

   这也可以说明,我们的农民的艰难生活,当年四人帮一伙,拧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所种下的恶果。

     当年农民那谦卑的微笑,和穷苦的生活,使我内心的刺痛一直留到许久。我们生产队还有一个酒房,在这里我学会了酿酒,从粉碎高粱到拌曲发酵,一直到蒸馏出酒,那是一种艰苦异常的劳作。特别是出酒之后,高温中,人只有穿一条短裤劳作,什么是挥汗如雨,在这里都可以看到。

     我们场站孙政委是一个胖胖的老头,1947年入伍,特别喜欢喝酒,经常笑眯眯的让我用军用水壶给他送酒,可是孙政委很少给钱,那个时候真正的粮食酒很少,所以在那个山沟里我们的高粱酒一如茅台。

     我们就对孙政委有一些看法,这不就是沾国家便宜吗?事实上和今天的腐败比起来这又算得了什么呢?有一个晚上孙政委酒后失态,和一个干事的新婚妻子提出了性要求,闹的满城风雨,他又在睡觉的时候将手枪放在了枕下,对一个夜里向他报告军情的值班军官举起了手枪,引起一场虚惊。声名一落千丈、已经无法在场站工作。我们连长轻蔑的将团级领导班子称作骚班子,色班子,不久孙政委调到空军XX师作了政治部副主任。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