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原大地

一个喜欢思考和阅读者。儒雅。

 
 
 

日志

 
 

短篇小说——女中豪杰  

2011-08-08 10:36: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和我在一起工作时间最长的一个中年女工、是一个皮肤雪白、光洁的漂亮女人。我叫她汪姐,当年她大约三、四十岁。

汪姐的漂亮是那种成熟女人,水嫩的漂亮。可是无论男人、女人都不喜欢她。几乎不和她说话。我是个刚刚进厂的青工,对谁都客客气气的。当时对汪姐只有巴结的份。

汪姐对我的低调和恭敬特别满意,因为我比她小20多岁,又唯唯诺诺的。所以满足了她霸道的心理。女人特有的母爱情结就自然的流露了一些,我们相处就特别的融洽。

时间长了,我就听说了一些汪姐不受欢迎的事迹。汪姐是文化大革命初期、厂里的团委书记,特别的风光和革命。每次厂里开批判大会,汪姐都和军代表、革命委员会的领导们意气奋发的坐在主席台上。我们是个大厂,有四千多人。开起会来红旗招展、人山人海。红语录举起来,像一片红色的海洋,山呼海啸、波浪起伏。就连黑压压的人头,也像海里的鱼、乌泱泱的淹没在呼啸的波涛里。

而掀起这连天怒涛的一定是汪姐,那时候几乎天天开这样的会。人们就像那时侯时兴的打鸡血,喝红茶菌,特别的亢奋。汪姐就更像是打了过量的鸡血,兴奋的眼里流光溢彩。冒着红色的光芒。她总是高举戴着红色袖标的胳膊,音调高昂的领呼革命口号,尖利高亢的嗓音几乎盖过那时候经常见到的高音喇叭。她喊过之后就是台下几千人排山倒海一样的呼喊声。汪姐在这时就特别得意。汪姐的革命热情让军代表十分的肯定。就经常的帮助汪姐提高革命觉悟,好早日加入组织。

后来汪姐和军代表谈心到深夜,军代表值班室的床也吱吱嘎嘎的响了一夜。汪姐就光荣的加入了组织。

再后来军代表调走了。半年后和妻子离了婚,回来娶了比自己小二十岁的汪姐。团委书记相当于副科级,就在汪姐在革命道路上奋勇前进的时候,文化大革命结束了。军代表在部队帮助女兵进步的时候也犯了错误。转业回到了地方,正团级干部当了一个公司的组织科长。

2、汪姐在清理三种人的时候,也受到了冲击,就下到了车间当了工人。当年那么风光的汪姐就像虎落平阳,凤凰下架。难免被一些势利小人讥讽。当年你们巴结都巴结不上的汪姐,今天被你们这么欺负。汪姐就毫不客气的反击。为了增加力度,汪姐不得不加上了国骂,后来战争升级。汪姐被逼得像个泼妇,一嘴炉灰渣子。那么革命的人,那么多的革命词语,全被生殖器和上一代的性福生活代替了。

汪姐又是一个胜利者了。所有的女人都不敢和汪姐接茬。汪姐又可以意气风发的挺胸抬头了。汪姐和文化大革命时期一样挺着胸脯,高声大嗓的讲话,指东画西的特别霸道。

将军难免阵上亡。过去经常欺负汪姐的几个女中豪杰,今日被汪姐骂得抬不起头来,就思谋着反攻倒算。在一个中午、汪姐陷入了一个圈套。

汪姐吃过了午饭,去女厕所方便,刚刚蹲下去,傍边就有一个叫桂花的女工甩闲话:“呸!什么东西!不要脸!”汪姐一楞、四下环顾没有别人。那肯定就是说的自己。汪姐就怒气冲冲的质问:“谁不要脸?”桂花慢条斯理的不佯不睬的说:“谁不要脸谁知道。自己心理清楚。我又没说你。”“那你说谁?”嘿!奇怪了?有拾金子、拾银子的,还有拾骂的?”

这时候又有几个女工走进了女厕所,汪姐被无端的辱骂气昏了头,激愤地说:“你没说我,你说谁?”桂花还是气死人不偿命的腔调。我说靠屁股加入组织的,那个不要脸的破鞋。”

汪姐怒不可遏,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这不是捅汪姐的肺管子吗?汪姐不管看热闹的女工嘁嘁喳喳的议论。立刻就使出了不忍淬听的国骂。

桂花按照原定计划、也极力推动斥骂的升级,撅着雪白的屁股、伸着脖子、像掐架的母鸡、虎视眈眈的怒骂。

汪姐为了镇住看热闹的其他女工,就不能示弱,她一边高声嚎叫着骂街,一边用手指着桂花的鼻子,将所有恶毒和肮脏的词汇,像泼水一样倾泻而下。

桂花也将嗓门提高了八度,像花腔女高音一样。破鞋!破鞋!臭破鞋!不要脸的东西!恶毒的咒骂像一连串的机枪子弹射向汪姐。汪姐一手提着裤子,一手指着桂花说:“你才是破鞋!你再说一句我就扇你!”

桂花故意激火:“你扇!你扇!你要不敢扇,你就是破鞋!”眼看就要动手,厕所里围观的女工们七嘴八舌的相劝。话里话外可都向着桂花。

桂花愈发气人的辱骂汪姐。汪姐怒气冲天、来不及系上裤子就扑向蹲在大便池的桂花。桂花一闪、两个女人就纠缠在一起。像疯了一样,撕抓得血肉淋漓,头发散乱。

围观的女工一拥而上,劝的劝、拉的拉。将两个撕打的女人分开。混乱中汪姐的裤子和上衣不知去向,几乎赤着上身光着屁股被一群女人拉出了厕所。

厕所外边早已围满了听见骂声看热闹的男工。所有的人看见汪姐雪白透亮的肉体都兴奋的嚎叫起来。汪姐好象疯了一样,披头散发的往女厕所冲。非要将桂花也扒光才解气。可是一群女工拉扯着,使汪姐像一条雪白的野兽,东冲西撞不能得逞。

这时车间书记和秦主任来了,一声大喝:“你要干什么,还像不像个······!”汪姐立刻就瘫软在地上,呼天抢地的号哭起来。书记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裹住了汪姐白花花的裸体。喝散了围观的工人,叫女工们把汪姐抬进女工浴室。汪姐馓泼打滚地不依不饶。抬汪姐的十几个女工幸灾乐祸的故意趁乱掐拧汪姐裸露的屁股。汪姐被抬进了浴室。汪姐的大名响彻云霄。

3、后来汪姐就愈发凶恶起来。对谁都一脸地仇视。十几年过去,汪姐更加肆无忌惮了。厂纪规定不许上班洗澡,汪姐视而不见。有的女工就在汪姐的带动下,破坏厂里的纪律。

为了刹住这股歪风,车间管行政的秦主任就制定了一个计划,估计到女工浴室里有人在上班时间洗澡的时候,突然召集各班大组长查卫生。

汪姐光着身子正在浴室里的喷头下淋浴,突然就有一群人进来查卫生,别的女工尖叫着纷纷躲避,惟有汪姐若无其事的继续洗澡。有的男工羞臊的溜走了。秦主任得意的抓住了违反厂纪的现行,就不客气的瞪着汪姐雪白光滑的裸体开始了批评教育。

汪姐立刻就恼怒的扑了上来、像一只愤怒的母老虎,将秦主任脸上抓的像京戏舞台上的大花脸。横七竖八的都是血道子。一边哭嚎着:“臭流氓!给姑奶奶来这套。”

秦主任落荒而逃,汪姐不依不饶,穿上衣服就去了厂党委告状,厂党委书记狠批了秦主任的工作方法。吓的秦主任见了汪姐就像老鼠见了猫,下了班都没敢回家。

汪姐没完没了,当天下了班就在丈夫的陪同下、去了秦主任的家里。敲开了门,秦主任的老伴见是男人的同事,就热情的招呼着,将汪姐两口子让进了客厅。汪姐进了门、嘴里哼哼着直接进了卧室。

秦主任的老伴看傻了眼,汪姐哼哼唧唧的仰天躺在秦主任的床上嘴里呻唤着:“活不了喽!活不了喽!的喊叫。”汪姐的丈夫坐在沙发上一下一下的拍大腿。痛心疾首的陈述汪姐被秦主任侮辱调戏的经过。秦主任的老伴连吓带气堆伏那了。

秦主任得到家里大乱的消息,急忙从喝闷酒的饭馆赶回家。进了门一看这个阵势,傻眼了,就彻底的服了。事情闹大了,在街坊邻居眼前丢人事小,出了人命就大发了。

秦主任吓得腿一软,就给汪姐两口子跪下了。忙不跌的说好话央求两口子。汪姐的男人什么阵势没见过。点着烟,跷着二郎腿,看着轻烟袅袅飘上天花板,一言不发。

汪姐越哭越来劲。像泼妇唱歌一样,悠扬婉转地泣叹自己被调戏的经过。余音饶梁、飘向窗外。

秦主任的老伴从地上爬起来就扇了秦主任一个耳光,然后拧了一个热毛巾给汪姐擦脸。汪姐突然就昏死过去了,翻着白眼哈!哈!的喘大气。吓的秦主任魂飞魄散。又扭头给汪姐的男人跪下了。拱着手说:“爷们!我错了!我掏钱赔您,您说个数。”

汪姐这时睁开了眼,停止了哼哼:“你错了?你错了就完了?我们不是没见过钱。”

汪姐的丈夫怕汪姐说漏了嘴,急忙接过了话茬:“这个事情是要讲原则的,我们准备起诉到法院解决。可是考虑到个人隐私和你的前途,所以就来看你的态度再决定解决问题的方式。

你要赔礼道歉,要写检查、吸取教训。我们先去医院看病。你准备准备吧。”

秦主任当然知道准备什么,急急忙忙凑了一万块钱给汪姐塞进口袋里。秦主任的老伴这时将煮好的糖鸡蛋汤端进来。汪姐接过来稀哩呼噜的喝了起来。

连招呼都没打,汪姐两口子扬头走出了秦主任的家门。下了楼,“打的”直接去了劝业场的鸭子楼。

4、秦主任是彻底服了,前后给汪姐花了好几万,化干戈为玉帛。两个人的关系日益亲密。当然秦主任这个领导是在汪姐的领导下工作。秦主任上班时只要没事可做、准到汪姐这报到。

汪姐得意呀,收入高了一块、谁也不敢欺负她了。别人不敢招惹她了,她就开始招惹别人。这时候汪姐的丈夫得了心脏病,整天病病歪歪的瘫在床上,汪姐孤旷难忍,怨气冲天。

秦主任跑前跑后的陪着汪姐给丈夫治病,找关系踅摸好药,就连做饭洗衣服都替汪姐干。卖了不少的力气。汪姐还经常拍着大腿说:“看咱这皮肉,嫩的跟白莲藕似的。”

秦主任和汪姐形影不离,汪姐上夜班的时候,在天车下边的煤堆上铺了一块草帘子,和秦主任约会。结果让在天车驾驶楼子上睡觉的老豆看见了。

第二天车间里就流传了好几个版本的风流故事。汪姐一怒之下不上班了。在秦主任的关照下工资照拿,还有补贴和奖金,汪姐还开始开饭馆,往北京倒腾鱼虾和烟酒。没几年就发了。和秦主任的关系也明了。秦主任曾经写检查交代自己的问题。他是这样描述自己堕落的心路历程。

我从看见汪姐的雪白屁股就忘不了了,以后就鬼眯心窍了。她就缠住我不放。像大弹簧一样吸干了我的所有血汗,现在儿子都和我断了道。我的钱都给了她,还每天去他们家当长工。伺候他们一家子。她的两个闺女还拿我不当人,喊我老不死的老梆子。我要是不去,汪姐就连骂带打,还上我们家闹。我介不是鬼摧的吗?”

秦主任的检查是过了关,可是错误却改不了。改革开放了,秦主任的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可是当长工的日子也不好过。

汪姐现在已经是身家几百万的富婆了,有自己的私家车,颐指气使的指挥秦主任是当然的。当年那些看见汪姐就撇嘴的娘们早就下岗失业了。现在有好几个被汪姐收编在自己门下,在汪姐的酒楼里洗盘子,做卫生。桂花好几次托老姐妹说情,想在汪姐这找碗饭吃,汪姐总是说:“考虑、考虑。”现在已经考虑了半年了,还没考虑好。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