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原大地

一个喜欢思考和阅读者。儒雅。

 
 
 

日志

 
 

十二、冒充男子汉:  

2011-08-23 11:21: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家离自来水站有100多米,曲曲弯弯的还要上楼,7、8岁的时候,我就和哥哥一起抬水。院子里有两个大木桶和扁担,公共使用,特别笨重。尤其是冬天,木桶的里外结了厚厚的一层冰。二十世纪6、70年代、天津的天气比现在寒冷。马路的屋檐下吊着一尺多长的冰凌。   水站的周围是一个坟包似的冰堆。胡同的路边是一尺多厚的积雪。我和哥哥穿着厚重的棉衣裤,摇摇晃晃的往家里的大水缸抬水。一般每天抬两桶,就能够把水缸灌满。后来姑姑托人,打了两个白铁皮的水桶,就轻巧多了。我这时也十二、三了,就羡慕男子汉的样子,自己抢着挑水,一根扁担,前后挑两桶水,有时问一下邻居,王奶奶家里有水吗?然后我就给他们挑到门上。我将重重的担子压在肩上,特别得意和自豪,使出了力气,流出了汗,甚至有一种担负沉重的快感。成年以后我才发现爷爷和父亲都比我要高,我只有1·73米。就是那时候压低的,少长了个子。

 

后来,我和老尹有了裂痕,那时我已经在李老师的手下到了霉。每天都战战兢兢的望着李老师的脸色。一些孩子就开始疏远我了。

记得那时上了五年级,我们金店胡同的中部,有一个印刷厂,因为在居民区,那座楼又是危楼。印刷厂就搬迁了。搬迁之后、废弃的车间里,垃圾遍地。还有许多扔掉的印刷精美的广告纸。

有一些调皮的孩子,就从破旧的门窗里爬了进去。他们在里边,搜寻到了那些精美的广告纸。非常的漂亮,上面印着木马,或是双杠。今天的满大街都是那些东西,谁也不稀罕。可是当时却吸引了不少的孩子的注意。

拿那些纸可以包书皮,用来炫耀自己的与众不同。甚至可以成为有价证券,交换自己喜欢的玻璃球,香烟盒,邮票,等等。我用喜欢的毛片换了几张印刷精美的广告纸。欣赏了几天。仍然希望得到一些。就多方打听,刺探到他们是从印刷厂拣来的。我和几个好友欣喜异常,在一个寂静的下午钻进了印刷车间。

黑黢黢的车间里布满了尘土和蜘蛛网。我们像进了阿里巴巴大盗的藏宝的山洞。期望着惊喜的发现。在瑟瑟发抖和忐忑不安中,我们什么也没有发现。除了垃圾和耗子什么都没有了。

我们知道的秘密,还算是秘密吗?也就是孩子罢了。

就是这件涉嫌偷盗的行为,被举报到了李老师那里。严重的是排委会干部带头偷盗。

李老师是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高大的身躯,咋一看,区分不出性别。她戴一幅黑边眼镜,当时热播的电影《地道战》里有一个鬼子军官叫黑田大佐。她就被历届学生起了一个外号、黑田大佐。她是我认识的老师里、对待孩子们最厉害的一个。所有的孩子都怕她。

万万没有想到,我的这么个隐私就犯在她的手里。她不但狠狠地批评了我。还给我罩上了巨大的心理阴影。我被晾在一边,她喜欢的那个武将当上了代理班长。我成了卫生委员,王伟还是学习委员。我喊队的权利也被剥夺了,清明时、到邵公庄给烈士扫墓,也不准我去了。我掉着眼泪哀求她,她就是不准我去。她告诉我的家人,她害怕我违反纪律管不住自己。我怎么了,不就是上课说几句话吗。这难道是不让我祭奠烈士的理由吗?

课间操结束后,孩子们跺脚拍屁股,有节奏的唱:“抖米擞的裤子,露脚豆的袜子,趿拉拉鞋。”

我也混在里边,发泄我的不满。我以为我混在人群里她不会发现我。结果她怒吼着吓唬大家,然后单独将我的书包扔出了教室。她不让我上课了。我背负了所有的罪名。她认为我就是头。孩子们听我的。我就低着头,站在教室门外。一直到了下一堂课,在我的眼泪和保证下,我才回去上课。

我在潜意识里,开始成了别人轻蔑的坏孩子。在她的面前,我的所有快乐一扫而空。像一个瑟瑟发抖的老鼠见了猫。那时我就像掉进了深渊,浑身冰冷,永无出头之日。睡梦里,经常冷汗淋漓的惊醒。

我有一条毛蓝色的旧裤子,是哥哥的淘汰物资。连续穿了几年,臀部补了大块的补丁,洗得发了白。但是很干净,也很好看。只是有些短了,奶奶给接了有半尺的裤腿。穿在身上,紧紧地包着屁股。

那时候穿瘦腿裤就是穿奇装异服,等同于流氓。我的裤子紧紧的包在腿上,可不是特意剪裁的裤子。就是这样,还是被李老师不点名的批评:有的同学穿鸡腿裤,这是一种什么思想?你把鸡腿按上不就完了吗?这可是原话,我至今牢记着。那是因为、我从此才知道,什么是冤枉。历朝历代都有冤死的。我憎恨冤枉。我发誓,我将为我所知道的所有冤枉呐喊。呼喊正义。

在那个年代,这一切足以将一个孩子打入另册。我身上的光环消失殆尽。我已经风光不在,像印度的贱民。心被眼泪浸泡着,我在人生路上的第一个坎坷,就这样开始了。这一年多的时光,在我的心上、深深地刻下了印记。我开始自卑,沮丧、敏感多疑。

我在日记里写下鲁迅的诗:“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破帽遮颜过闹市,漏船载酒泛中流。******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冬秋。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