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原大地

一个喜欢思考和阅读者。儒雅。

 
 
 

日志

 
 

七、狗日的粮食:  

2011-08-18 11:27: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子就象母亲说的那样,一天天好了起来,母亲和父亲节衣缩食,拼命的攒钱,将一件件新家具买了回来。而且是那种高贵华丽的实木家具,当时是一种财富和品味的象征,在邻居的目光里、充满了羡慕和惊叹.我们家是当时全楼最气派、最豪华的家庭.

高兴的爷爷将一些老朋友请到家里来炫耀、显派:“看.我儿子一屋子新家具。”这一点在60年代的中国是很了不起的,就如今天的人、拥有豪华的别墅、汽车。当然这是父母亲省吃俭用的结果,甚至父母舍不得给我买一双新鞋,母亲常说大的穿新的、二的穿旧的,三的穿破的,事实是、老三是我的妹妹,让妈妈打扮的花枝招展,像个小公主。从来就没有穿过破衣服,只有我检哥哥穿小的衣服,颜色洗的发白。和别人家的孩子一样,只是更整洁一些,母亲每天不停的洗衣服,每天下班带回来的是一包包在单位洗干净的衣服.叠得整整齐齐。

        虽然我的衣服常常带有补丁,裤腿接了有半尺,但是洗的很干净,这一点足以令我与众不同.因为和同伴比起来,我仍是最干净,最体面的孩子,我感激我的母亲,感激我的家庭,他们给了我最初的自信和自尊,对我的成长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使我至今拥有与众不同的人生和品位。我为我的母亲和我的家庭骄傲.我爱我的母亲和我所有的亲人,是他们给了我幸福的人生.

节粮度荒刚刚过去,粮食仍然不够吃,记的奶奶那一天用饼铛贴了满满的一锅玉米饼。全家人围坐在煤炉边的炕上,我站在饼铛前,看着金黄的玉米饼在饼铛里滋滋的煎着、垂涎欲滴。我不停的嘟囔,我要吃上边的锅巴。结果父亲不耐烦了,全家人都在那等着,只有我不停的哭闹。父亲第一次为了吃,煽了我一个耳光。在奶奶家我是有独特地位的,今天却不被父亲承认。而且我从来没有挨过打,我就嚎啕大哭。那一天全家人一起,哭成一团。父亲当时不到30岁,那么强壮的汉子也哭了。

粮食呀!狗日的粮食。

吃饭的时候爷爷和奶奶从来不让我们剩饭,掉在桌子上的饭渣,一定要一一拣起,放进嘴里,他们说阎王爷看着呢。生蛆呀!

不能糟蹋粮食。你一生的吃穿都在阎王爷的仓库里,有数的、省着吃,多活寿数。糟蹋完了,命也就到头了,就活不成了。

受这样的教育,我在以后的岁月里什么都不看重,唯一重视的就是粮食,我从来不浪费粮食。看见别人浪费粮食我就恨得不行,我会在心里骂他的娘。

狗娘养的,欠饿!

        我还喜欢恶作剧,经常戏弄妹妹,七岁、八岁讨狗嫌,我至今感到我儿时的讨厌,妹妹喜欢哭和大声尖叫,我常常将她逗的大声哭闹,然后妹妹向母亲告状,当然招到训斥的是我了。

父亲和母亲那时在工厂要上三班,在我的记忆里、很少看到父母亲的身影。都是我和妹妹在家里和邻居的几个孩子厮混。到吃饭时就热一下妈妈留下的饭菜。     

我们家的对门,住的是和爸爸在一起工作的叶大爷。他当年也不过40 多岁,是一个矮小粗壮的汉子。操一口漂亮的京腔,他们家是北京迁过来的旗人。那时候很少听到天津人说北京话。

叶大爷喜欢唱京剧,出来进去的忙碌着作饭。嘴里还要打着锣鼓点。拉着铜锤花脸的架势,走着舞台上的四方步。一边唱戏,一手端着炒锅。是一个非常快乐和幽默的人。他和叶大妈有一个儿子,四个女儿。

儿子是叶大爷的掌上明珠,爱得不得了。我们的父亲就从来没有那样爱过我们,他叫小珠子,比我大一岁,高我一年级。是我最好的伙伴,我们形影不离,亲热得像穿一条裤子。后来我们莫名其妙的闹翻了。几岁的孩子,就像狗脸,一会风,一会雨的。可是我们好了几年,他家搬走以后,我们就很少见面了。还像仇人是的,见了面也不再说话。

小珠子有四个姐姐,都是妙龄少女,如花似玉、十分的漂亮,在我幼小的心里将她们当做我的亲姐姐,我那时常常幻想,如果她们是我的亲姐姐多好。我那时特别羡慕有姐姐的人家。

小珠子的大姐,在文革前夕考上了医学院,成为了一名女大学生,我当时十分的羡慕大姐,上大学是百里挑一的优秀学生。是人生第一个成功的标志。我多么希望我长大之后也是一个大学生呀。

我最喜欢的是二姐、三姐。她们当时不过15、6岁,每天快乐的哼唱着歌曲,蹦蹦跳跳的上楼、下楼。特别的阳光,一脸的光辉灿烂。她们特别喜欢我,夏夜里我们围坐在楼前的甬道上,听她们轮流讲鬼的故事,猜谜语、唱:“我们坐在高高的土堆上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母亲只生了我的身,党的光辉照我身心·····那悠扬、清脆的歌声至今在我的耳边萦绕。想一想、夏天的夜晚,微风吹拂着脸颊,在少女的悠扬歌声里,度过的每一个时光都是那样的惬意。

我们还一起演话剧。我只有6、7岁。她们争抢着英雄的角色。剩下的小角色就是我和妹妹,小珠子的了。我最倒霉,演话剧《红岩》我是叛徒浦志高。我故意皱鼻子、挤眼,鸭行鹅步。将她们逗得咯咯大笑。二姐的眼睛大大的,曼妙秀美的身段,头发有点卷曲。特别的妩媚、秀气。极像舞台上的江姐。我非常的依恋她,崇拜她。后来她穿着绿军装,去了东北的建设兵团。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二姐了,她可能是我爱上的第一个女孩。我至今都怀念二姐。想看她一眼。我不知道她在哪里。如果她知道我在40年之后还在想念她,她一定会感到幸福的。

小珠子告诉我,她们家是叶赫那拉氏的后代,也就是慈禧家族的人。从他的口气里,我知道、他们家曾经是京城里的贵族,和我们家不一样。这可能是我们有裂痕的开始。事实上我在许多年之后才弄清楚,他们可能是慈喜家族的后人,祖上可能发达过。他和二姐她们操一口漂亮的京片子,确实很贵族,特别的高雅,好听。我在他们的影响下,也有叫大妈的习惯。也开始学着高雅。

我六岁、哥哥十岁、妹妹只有三岁。每天晚上我们嬉闹,蹦跳,楼下的邻居刘大妈就找上门来,兴师问罪。父母亲就阻止我们的疯闹。几岁的孩子是安静不了一会的。刘大妈已经找烦了,刘歪嘴大爷就用墩布把、使劲捅房顶子,警告我们。我们就害怕的安静好长时间。你们说我们有多么讨厌。

由于我经常欺负,挑逗妹妹。用和小珠子学来的怪样子吓唬她,将她逗得吱哇乱叫。叶大爷就要干涉,只有他能吓唬的住我。他那时上三班,白天要睡觉,或是起的晚,我那时有多讨厌。我自己却没有感觉到。晚上爸爸下班回来,叶大爷告了我的状,爸爸故意凶狠的吓唬我,抓起我的领口、将我提了起来。然后墩在床上,妹妹得意的依偎在母亲的怀里。我吓的掉眼泪。我更加委屈、仇恨妹妹。以前我是家里的宠儿,现在我什么都不是。我就开始想奶奶,我们家我爷爷奶奶最疼爱我,爸爸爱妹妹,妈妈爱哥哥,哥哥长得比我漂亮,比我聪明。妹妹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子。

后来,姑姑告诉我,妈妈的理想是一个儿子、一个女儿,怀我的时候、都说一定会生个女孩子,结果是个男孩子,妈妈就失望的哭了。所以妈妈不像喜欢哥哥那样,喜欢我。后来、三年之后,妹妹出生了、妈妈才满意的不再生孩子。我没有人爱,奶奶就格外的爱。奶奶爱我是那种含饴弄孙的爱,反正没有见过别人家那么爱过。奶奶经常鼓励我,奶奶叫我是蛋蛋、虎虎、亲蛋蛋。羊格蛋蛋。这可能是山西土话对孩子的昵称。

奶奶去哪都带着我,我走累了,要奶奶抱抱我,奶奶会说:羊羊可懂事了,像解放军一样坚强。我就继续走、不要抱,想象着坚强。奶奶夸我有礼貌,我就文质彬彬,特别有礼貌。奶奶说我从来不吃别人东西,不喝别人家的水,我就不吃别人家的东西、不喝别人家的水。就是现在我去别人家做客,也不喝人家里的水。奶奶和别人夸耀我的脚有凹进去的脚心,将来是个能走路的军人。我就在以后的岁月里梦想着去当兵。后来我就是一个优秀的军人。

现在想来我奶奶是个最优秀的教育家,因为她深知孩子是鼓励出来的,优秀的品质是赞美和鼓励的成果。所以我们一定不要吝啬自己的肯定,不要轻易的对任何孩子说“不”!

我在这里补充一句,后来我见到了我的梦中情人——二姐。原来我们就住在一个小区里。那个矮小、粗胖,庸俗的老太太就是当年那个苗条清秀的二姐。于是我想起来我在一次初中同学聚会前夕写的诗:《相见不如怀念》

自从别后梦相随,

盼到重逢又退回。

不忍当年芙蓉面,

褪去红颜白发垂。

长怀心中好思念,

遥想月下彩云追。

桃李春风歌如酒,

玉人已逝雪霏霏。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