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原大地

一个喜欢思考和阅读者。儒雅。

 
 
 

日志

 
 

一、成长的快乐  

2011-08-12 12:18: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愤怒出诗人,无聊才读书.我是寂寞就写字,无聊的日子、靠书和笔来打发,而想象.回忆、如一幕幕活动的影像,在眼前闪动。这样就有一篇篇的文字出世,我也就多了许多的欣喜。

1959年,我在一岁的时侯,和父母一家住在武汉,不久就得了急性腹泄的病.年轻的母亲看着奄奄一息的我,欲哭无泪.奶奶那年不到50岁,在天津的家里接到了母亲的一封信,大意是她们最喜欢的孙子,得了不治之症,准备送回天津,因为随时都可能死去,时时腹泄的我,连换尿布都来不及.所以,孩子如果死了,只好从火车上扔掉,可见当时的母亲已是万般无奈,灰心至极了.

       奶奶和爷爷最疼爱我,收到妈妈的信后,立即坐上火车直奔武汉,去拯救他们的爱孙。奶奶是个特别坚强的女人,也特别爱掉眼泪.老人家当年不过50岁.舟车旅行,繁复的倒车,签字。.在奶奶的眼里,都是很平常的事情.等奶奶坐火车赶到武汉时、已是深夜.她老人家急不可待的抱起我,望着一息尚存,歪着小脑袋昏睡的我,痛不欲生.奶奶并不相信她最疼爱的孙子会这样死去.

1959年的中国,面临着最大的饥荒和经济凋敝.人们的生活十分困苦.奶奶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是久久地托着,躺在茶盘里的我,喂水喂药.在太阳光的底下晒着.。    

奇迹终于出现了,我从死神的魔爪里挣脱出来.一天十几次的腹泻慢慢止住了,转成了慢性腹泻。病情逐渐有了起色,奶奶才高兴地独自返回了天津。

那时候,我们和父母住在长江边上的武昌。江的对面是繁华的汉口.我们家的房子,就在汉阳桥边,中南勘察设计院内的宿舍大楼里。那是一间大的可以踢足球的房子,大约是一间会议室吧,记得和父母说话的时候,屋子里、如空谷回音,嗡嗡回响,满屋子都是眩目的阳光。

进了门的左手是一张搭着蚊帐的床,依次摆着凳子、椅子、写字台,对着门的窗下、又是一张大大的床,窗外的楼下则是我和哥哥去的幼儿园.

     爸爸和妈妈都去长江大桥的那边,武昌纱厂去上班,我和哥哥在幼儿院里苦熬时光,那时候,我喜欢推着小椅子满屋子跑,幻想着自己是一个司机,在无尽的公路上飞速的行驶,等到我推着木椅,抬起头时才发现、哥哥已经挥舞着木棍,当上了山大王。指挥着小土匪们,攻城劫寨.取得胜利的哥哥、威武的站在高高地堆在一起的椅子上。得意地炫耀。挨打的孩子们哇哇哭叫着。

       每天下午,太阳落山的时候,我就在幼儿园的院子里仰望楼上的那扇窗户。如果那扇紧闭的窗户打开了,说明爸爸和妈妈已经下班了,不一会、就会来接我和哥哥.日子就这样平静地流逝,

    有一天很晚了,别的小伙伴都陆陆续续地走光了,天渐渐地黑了下来,只有我和哥哥在焦急的等待着,等待下班的父母来接我们回家,等待的时间漫漫过去,逐渐焦急的我、渐有了被遗弃的感觉,小嘴不停的问阿姨:“我妈妈什么时候来”。一开始阿姨因为喜欢我,还敷衍着说:“再等一会.”到了天黑、因为下不了班而开始脑怒的阿姨,被我的追问惹烦了,她逐渐大声地训斥着我,:“闭嘴!手背后,靠墙站着!”她厉声呵斥着,竟然罚我靠墙站着.我乖乖的靠墙站着,望着黑暗的教室曾经温柔的阿姨,自己委曲地暗暗流泪.难过的心、如有千百条小虫子在肆意啃啮.

          后来不知何时,我在小床上悄悄睡去.睡梦里我回到了阳光明媚的大房子,妈妈正在小煤炉上做饭,那是一种小的不能再小的煤炉.像一个鬼子炮楼的模型、陶土烧制成的,只能放几个煤球,在北方是看不见的,大约只有南方的城市里才使用这种煤炉。

     窗户外透进的阳光里,微细的纤维上下翻滚,屋子里静的只有那只闹钟的滴哒声.

后来我才知道、父亲那天得了烈性传染病,出血热,住进了汉口的一家医院,将近一个月的抢救,父亲浑身上下脱了一层皮,才从死亡线上挣扎了回来.得到允许探望父亲的时候,已是几个月之后了.我和哥哥手拉着手走进了病房,已经有些陌生的父亲、躺在病床上,洒满阳光的床单白的耀眼,一脸病容的父亲微笑地将一杯牛奶递给了我,那微笑如灿烂的阳光,洒遍了我的全身.我将幼儿园吃面条时,藏在蓝布兜肚里的肉丝喂给父亲,爸!给你肉肉.小手湿漉漉的捏着几根肉丝。那个年代,这是多么难得的东西呀,更为难得的是,一个3、4岁的孩子、知道将面汤里、仅有的几条肉丝留给爸爸。那是一种童稚的情爱,一种原始的孝顺。从那时侯起我就再也不喝牛奶了,也许医院的味道和伤心掺杂在里边,连牛奶的味道、奶糖的味道也闻不得了,闻了就要呕吐。

半年之后爸爸出院了,爸爸出院时坐着人力拉的洋车,很热的天气却要穿着一件兰色的制服棉袄,虚弱的由人搀扶着走进家门。

爸爸养病期间蹒跚着散步,左手抚着我的头,右手扶着哥哥的肩,爸爸说哥哥是他的拐棍。我不服气、使劲踮着脚尖,向上顶着脑袋说我也是。爸爸只好说你是我的左拐棍,哥哥是我的右拐棍。我满意的笑了。妈妈下班抱着妹妹回来了。我得意的告诉妈妈我是爸爸的左拐棍。我为能够帮助大人做事而骄傲。

有一个周日的中午,我和哥哥趁养病的父亲熟睡。溜出了家门,我们跑到马路对面的一个大院子里去玩,在那里我们发现了一个漂亮的喷水池,汉白玉石砌的水池里面的清水纯净透明。我们穿着妈妈新给买的鹿皮鞋,跳到池子里边的一块木版上,快乐的划船。哥哥用木棍撑,我用手拨水。木板一栽歪,我就掉进了水池里。所幸的是水不深,哥哥拉了我几次,我才连滚带爬的上了岸,那天阳光特别的明亮。我们赖在温暖的太阳下边,晒干了衣服才敢回家。时间不长、我那双沾了水的鹿皮鞋的毛就掉了,磨成了黑黑的底皮颜色。被妈妈发现了。我们的历险记就暴露了。爸爸在家休养了一年之后才痊愈,爸爸带我们去了洪山、去了东湖,看了屈原朔像,给我们讲中国人为什么要在五月端午吃粽子,就是为了记念爱国诗人屈原。我们还去了长江大桥,坐了江轮,爸爸和哥哥在长江边上游泳,我蹲在浅水里使劲撩起水花。在长江的轮船上爸爸给我们每人买了一份鸡爪,4角钱一份,5个,相当于现在的14、5元。我们吃的津津有味。那毕竟是在节粮度荒,记得妈妈用5元钱买了一棵干瘪的白菜,5元钱相当于现在的50到150元,全家人兴高采烈的像过节。许多邻居家就不是这样奢侈,哥哥的朋友少山家就十分贫穷,我们经常看见少山的妈妈去卖血,好让她的孩子们吃的饱一点。对了,爸爸的病因始终没有找到,我的父母就怀疑爸爸是吃蓖麻叶子的饭团吃病的,如果粮食够吃,不挨饿、爸爸就不会吃蓖麻叶子了。爸爸人又高大、食量惊人。也许是劫后余生,爸爸和妈妈罄其所有,在饭店里,爸爸给每一个人买了一大碗米饭,几样菜。那是一个大大的蓝边花碗。

妈妈怕父亲一碗饭吃不饱,我只有几岁,却抱着一大碗米饭吃的津津有味,妈妈说:“小鸣吃不完吧?”我鼓着满嘴的米饭含糊不清的说:“我吃的完。”我那时候只有3、4岁,看见饭比爹妈都亲。我们玩的心满意足,爸爸始终抱着妹妹,也忘记了自己大病初愈后的劳累。全家人劳累的玩了一天。

后来,我又丢了一次,那一次是我们一群小朋友在房子的后边菜地玩,阳光下,满地是金黄色的油菜花,一直伸展到天边。远远的有一个部队军营在杀猪,猪极其凄厉的嚎叫、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哥哥带头跑了过去,随后是一群小朋友,我在后边跟着跑,只记得明亮的田野里,到处是金灿灿的油菜花。我在孩子们的后边拼命跑,他们都是哥哥的同伴,都比我大,我就慢慢地落在后边,远远地看着他们的背影,我就怎么也追不上,跑着、跑着,就这么跑丢了。

第二天我已经被一对无孩子的武汉夫妇抱养了.那几天空阔的大街上,整天回荡着高音喇叭的声音,广播着寻找三岁孩子的启事。我清楚的听见高音喇叭的广播声,却不知道和我有关,只是不停的哭闹。三天后才被急坏了的妈妈找了回来.那家好心的夫妇已经给我买了一双漂亮的鞋子,武汉叫:“海子”妈妈觉得,带我们三个孩子太吃力,就让奶奶把我和哥哥接到了天津 。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